• <noscript id="c6cea"><center id="c6cea"></center></noscript>
  • <bdo id="c6cea"><center id="c6cea"></center></bdo>
  • <table id="c6cea"><noscript id="c6cea"></noscript></table>
  • 升級SAGD “革命”超稠油
    ——克拉瑪依油田研究新一代SAGD技術開發超稠油紀實
    高宇飛

    ????2020年9月21日,風城油田作業區重1井區,一座座高大的新式抽油機,矗立在高低起伏的雅丹地貌之上。目前,SAGD新技術已在風城油田規模投用。本報記者戴旭虎 攝

    ????烏爾禾是克拉瑪依市下轄的一個區。烏爾禾境內有舉世聞名的雅丹地貌——“世界魔鬼城”。這些奇形怪狀的“魔鬼城堡”的土丘是億萬年來被狂風雕琢而成的,所以“魔鬼城”又叫風城。

    ????在烏爾禾荒涼的地貌下面,蘊藏著大量的稠油。這里的稠油黏度極高,所以叫超稠油。在這里開發稠油的油田,就是歸于“克拉瑪依油田”這個廣義概念下的風城油田。

    ????開發建設風城油田的,是新疆油田公司下屬的風城油田作業區。

    ????風城油田的超稠油資源開發,曾困擾了克拉瑪依石油人很多年。

    ????因為這里的超稠油油藏地質條件和物性都很差:黏度超高、滲透率極低、豐度極低、油藏非均質性極強、埋藏很淺。

    ????通俗來講,那里地下的稠油像紅糖一樣,幾乎是固態的,滲透性很差,油層里雜質很多,單位內含油量也很低。

    ????幾乎所有不利于效益開發的缺點,風城超稠油油藏都具備了!要想利用在克拉瑪依油田其他區域采用的蒸汽驅開采方式來開發風城超稠油,難度極大。

    ????從上世紀90年代初以后的15年時間里,這里的超稠油開發被加拿大石油公司、法國道達爾公司、美國雪佛龍公司這三大國際石油公司相繼判了“死刑”,被列為“禁區”。

    ????但是,克拉瑪依石油人卻不信這個邪。2008年起,經過4年的艱苦奮斗,他們創新性地探索出了雙水平井蒸汽輔助重力泄油技術,簡稱雙水平井SAGD技術,為風城油田3.6億噸超稠油開發找到了“金鑰匙”,破解了超稠油開發的世界級難題。

    ????在新疆油田公司之前,世界上類似條件的油藏從未有過商業開發成功的先例。即使是現在,新疆油田公司也是唯一成功的。

    ????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20年9月21日,風城油田作業區重32井區,一名石油工人正在SAGD先導試驗區生產區塊進行巡井作業。

    ????五上五下,“稠油”開發使人愁

    ????風城油田的超稠油早在1958年就被發現了。但在20世紀中葉技術條件有限的情況下,這種基本上為固體的不流動的油,根本無法開采。

    ????直到1989年,新疆石油管理局為了取得風城稠油的黏度、產量等基礎相關資料,曾在這里打過一口直井進行試驗,發現日產油只有一兩噸,而且,一口井開井還沒抽兩天油,抽油桿就被凝固在井里面無法動彈了。

    ????風城超稠油開發第一次被迫放棄。

    ????1990年,新疆石油管理局的決策層想請外援再試,邀請了加拿大石油公司的專家來風城商談合作開發事宜。但是,對方測量了風城的超稠油油藏后使勁兒搖頭:“油太稠了,物性也很差,動用不了?!?/p>

    ????意思就是,以他們的技術來衡量,風城超稠油資源開采不了,沒有任何開采的經濟價值。

    ????風城超稠油開發被國外大石油公司第一次判“死刑”。

    ????其實,這很好理解。

    ????風城稠油是陸相油藏,物性和儲藏條件都很差。而加拿大的稠油以海相油藏為主,物性和儲藏條件都很好。

    ????“用道路來比喻,加拿大的稠油油藏就像是高速公路,風城超稠油的油藏就像是山間小道,開發就像在這兩條道路上跑車,差距就是這么大,一點都不夸張?!敝惺图瘓F公司高級技術稠油專家、新疆油田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企業技術專家孫新革說。

    ????本報通訊員 吳小川 攝 2017年2月15日,風城油田作業區部分新建產能區塊已經投入采油作業。SAGD技術的不斷攻關和先導試驗區屢獲突破,使得稠油乃至超稠油實現了規模性開發。

    ????也就在1990年,孫新革大學畢業被分配到新疆石油管理局勘探開發研究院,從事稠油開發研究工作。4年后,也就是1994年,不甘心的克拉瑪依石油人又把風城超稠油區塊的研究撿了起來,再次進行了評估。該項目的方案《風城超稠油水平井FHW001油藏工程方案》正是孫新革獨立完成的。

    ????他們用直井和水平井組合方式來進行注蒸汽開采——橫著鉆穿油層,可以比直井數倍、數十倍地增加采油面積。這是中國陸上第一口斜直水平井。

    ????果不其然,這口井日產量是直井的5倍以上。但這口井采了6000噸油之后就停了。因為井眼是斜的,所以修井作業和維護設備、零件、工藝也得使用配套的裝備和技術,新疆石油管理局根本扛不起這樣的生產成本!

    ????雖然無法實現經濟開采,但是通過這口井,孫新革他們也有了很大收獲:“至少證明了水平井注汽吞吐是可行的,是有希望的,并且我們也取得了許多寶貴的試驗資料?!?/p>

    ????這一停,長達7年。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20年9月21日,風城油田作業區二號抽油聯合處理站,技術人員正在對稠油采出液進行含水率檢測。

    ????2001年,隨著克拉瑪依油田產量即將突破1000萬噸,新疆油田公司又對風城超稠油開發產生了興趣。這一次,他們邀請了法國的道達爾公司前來商談合作開發事宜。

    ????經過評估,道達爾公司給出的結論和7年前的加拿大石油公司一模一樣。

    ????風城超稠油開發被國外大石油公司判“死刑”,這是第二次。

    ????又隔了4年,2005年,新疆油田公司又邀請了美國的雪佛龍公司前來商談合作開發事宜,結論依然如故。

    ????風城超稠油開發被國外大石油公司判“死刑”,這是第三次。

    ????二十年多年時間,風城超稠油開發五上五下,命運多舛。

    ????孫新革說,在新疆石油管理局開發歷史上,這種情況是前所未有的,在中國石油開發歷史上也是極其罕見的。

    ????但這也確鑿無疑地證明了一個最重要的結論:風城淺層超稠油開發是世界級難題。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19年9月21日,風城油田重1井區,一名采油工正在井口產出液取樣器下取樣。SAGD技術的不斷進步,也促進了采油工藝改變。

    ????別無選擇,SAGD進入視野

    ????2006年底,勘探開發研究院開發研究所副所長孫新革如往年一樣,早早完成了下一年各種稠油的開發方案制定。

    ????以往,每年稠油的新建產能大概70萬噸,就能保證稠油年產400萬噸持續穩產。但這一年,因為稀油發現的儲量很有限,新疆油田公司180萬噸產能計劃尚有30萬噸缺口。

    ????為此,孫新革帶領同事們選擇了風城油田超稠油區塊,在黏度較低、大家都認為可以開發的重32井區部署了30萬噸產能建設,并主持完成《風城油田超稠油整體評價》方案。

    ????當時,有的井打的是直井,有的井打的是水平井,采用蒸汽吞吐或蒸汽驅的方式進行開采。2007年初,重32井區投產初期,產量不斷提高。但沒過幾天就出問題了,要么抽油桿承受不住斷裂,要么抽油泵被堵塞,導致大面積停產。

    ????技術人員只好采取加重抽油桿、提高蒸汽干度等方法,終于把問題暫時解決了。

    ????孫新革他們很快意識到,這種開采方式很難行得通,因為能量消耗太大,效益很差。

    ????但是,新疆油田公司的生產形勢開始發生惡化。按照老區產量遞減趨勢,如果新的產量不能及時補充進來,就很難繼續保持1000萬噸年產量。對新疆油田公司和克拉瑪依市來說,石油產量一旦持續進入下滑通道,誰都明白意味著什么。

    ????新疆油田公司決策層再次將目光轉到了風城超稠油上面。

    ????2007年7月17日,油田公司副總經理楊學文召集油田公司工程技術處、開發處、評價處、勘探開發研究院、采油工藝研究院等單位相關負責人劉明高、錢根葆、張學魯、周紅燈等討論稠油產能建設問題。

    ????楊學文說:“目前,我們新疆油田公司稠油年產量400萬噸左右,風城油田超稠油資源再不開發動用,按現在油田公司已動用稠油開發資源的遞減速度,兩三年后,稠油產量將逐漸下降到200萬噸以下。所以,我們必須要有憂患意識……”

    ????400萬噸稠油產量不保,新疆油田公司將難以穩產千萬噸。

    ????這番話讓在座人員感受到了巨大壓力。

    ????在場的孫新革建議:“要想有效開發超稠油資源,只有啟動 SAGD!”

    ????什么是SAGD呢?SAGD是“蒸汽輔助重力泄油”技術的英文簡稱,是一種將蒸汽從位于油藏底部附近的水平生產井上方的一口直井或一口水平井注入油藏,被加熱液化的稠油和蒸汽冷凝液利用重力作用流到油藏底部的水平井,然后被采出的采油方法。

    ????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末,加拿大石油專家就研究試驗并推出了SAGD技術。1998年,“國際第十屆重油及油砂大會”上,加拿大與會專家利用多媒體介紹并宣稱,“利用SAGD技術,可以將超稠油采收率提高到50%以上?!边@個信息讓孫新革感到不可思議,因為采用傳統的注蒸汽熱采技術,超稠油采收率均在20%左右。

    ????后來,孫新革密切關注并不斷收集有關SAGD技術的信息和發展動向。他了解到,2005年,在中石油股份公司的支持下,遼河油田從加拿大引進SAGD技術進行先導試驗,獲得成功。

    ????孫新革關于“采用SAGD”的建議,讓楊學文興奮不已,他說:“SAGD代表著當今世界超稠油開采的最新技術。既然這條路早晚都要走,我看,早走比晚走要好?!?/p>

    ????由此,SAGD技術正式開始被新疆油田公司納入重要的攻關議程。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20年9月27日,重油公司采油作業二區,一名技術人員對抽油機進行恢復生產作業。

    ????從零起步,先導試驗正式啟動

    ????2007年底,新疆油田公司開始著手SAGD先導試驗的準備,試驗區域就選在風城油田的重32井區。

    ????作為長期從事稠油研究,并對風城超稠油資源油藏各方面非常熟悉的孫新革,毫無懸念地被選中承擔起編制《新疆風城油田超稠油SAGD開發先導試驗方案》的重任。這一次,他們是和中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合作。

    ????但是,SAGD的核心技術是什么?方案編制該如何入手?不要說其他科研人員,就是孫新革,也僅僅進行過很淺顯的摸索研究。

    ????山大的壓力沒有讓孫新革和同事們退縮。他們查閱一切可以找到的國外文獻和論文,可是,卻沒有查到任何有關SAGD核心技術的內容,只有油藏深度、厚度、黏度等寥寥幾項最基礎的概念。

    ????孫新革等人傻眼了:“數模都沒做過,只能看著別人最簡陋的示意圖依葫蘆畫瓢,也就這種水平?!?/p>

    ????2008年2月28日,新疆油田公司召開了一年一度的“油田開發工作會議”,更把孫新革他們的工作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會議在介紹2008年生產任務必須面對的困難時是這樣說的:評價動用風城超稠油資源,是新疆油田公司持續發展的需要,也是產業下游企業——煉油廠生存與發展的需要。目前,我們的稠油年產量400萬噸左右,如果不開發動用風城超稠油資源,兩三年以后,產量將逐漸遞減到300萬噸以下。400萬噸煉油廠的處理裝置不能滿負荷生產,企業經濟效益將受到影響。所以,風城超稠油開發試驗迫在眉睫,此項工作意義重大。

    ????無數個日日夜夜,孫新革和同事們幾乎沒有休息日和業余生活,一頭扎進探索SAGD的工作中。

    ????2008年5月,經過半年艱苦的思索與準備,新疆油田公司和以中石油集團公司高級技術專家馬德勝為首的集團公司勘探開發科學研究院團隊聯合編制的《新疆風城油田超稠油SAGD開發先導試驗方案》終于完成。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發生,孫新革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日子。當天上午,在北京中石油總部,在油田公司副總經理楊學文等領導的帶領下,孫新革代表新疆油田公司向二十多位專家整整匯報了4個小時。方案最終順利通過。

    ????2008年7月31日,在中石油集團公司重大開發試驗工作會議上,《新疆風城油田超稠油SAGD開發先導試驗方案》被評為重大開發試驗項目優秀設計方案一等獎。風城油田淺層超稠油SAGD先導試驗列為股份公司十大開發項目之一。

    ????隨著風城油田超稠油SAGD開發先導試驗項目的正式啟動,新疆油田公司將SAGD先導試驗方案的采油工程部分交給采油工藝研究院負責。

    ????根據先導試驗方案,首座先導試驗井區——重32井區內將部署4個SAGD井組,觀察井13口,采用雙水平井開采方式,水平井水平段長400米,在同一縱向剖面上垂直間距5米布一對平行水平井,形成一個SAGD注采井組。

    ????接下來,科研人員加班加點調研國內外相關資料、編制采油工程方案,參與設計工藝、制造配套工具、外協技術談判等諸多工作。他們還將方案設計與油藏、鉆井、地面等各專業有機銜接,確保了采油工程總體高效、有序進行。

    ????2008年10月,重32先導試驗區完工,2009年1月7日正式投產。

    ????2012年5月15日,風城油田作業區稠油生產基地上產區塊,作業區負責人和技術專家正在現場研究稠油開采技術和產能布局。(風城油田作業區供圖)

    ????全員駐守,“爭吵”中摸索前進

    ????為確保項目順利運行,從新疆油田公司到風城油田作業區,紛紛成立相關機構,力爭打好這場攻堅戰。

    ????2008年10月初,新疆油田公司成立“風城油田重32井區SAGD開發試驗小組”,下設地質、工藝、現場三個專業項目組。

    ????在SAGD開發試驗小組下,新疆油田公司還成立了SAGD先導試驗項目部,由開發公司第三項目部、勘探開發研究院、采油工藝研究院為成員單位,宋渝新任經理、張建華任副經理、孫新革任副經理兼總地質師、王澤稼任副經理兼總工程師。

    ????承擔現場試驗重任的風城油田作業區為項目保駕護航,成立了以經理馬國安為組長、副經理樊玉新為副組長的SAGD試驗項目領導小組。

    ????只是,他們誰也沒想到,這一試驗過程竟然長達4年之久,各種不可預知的問題和困難幾乎每天都在上演。

    ????在投產后的一年多時間里,孫新革、樊玉新等人幾乎一直住在現場,隨時監測各項數據、參數,隨時指揮調控。

    ????2009年1月21日20時,SAGD先導試驗區4組水平井全部進入循環預熱階段,也就是將蒸汽注入油層進行充分加熱。這個階段完成后,就可以正式采油。按照加拿大的經驗,這一階段需要3個月時間。

    ????期間,各項參數控制十分嚴格,稍有偏差,將無法達到先導試驗的要求標準。

    ????運行不到一個月,溫度、井口壓力、鍋爐注汽等問題層出不窮,猶如“按下葫蘆浮起瓢”。

    ????在定期組織的SAGD先導試驗技術研討會上,開發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采油工藝研究院、風城SAGD領導小組的專家、技術人員,將試驗過程中不同環節出現的不同問題帶到會上,共同切磋研討。

    ????大家各抒己見,都試圖從各自的角度去尋找合理的解釋。然而,因為當時誰都不了解這項技術,誰都說服不了誰,結果,探討變成了激烈的“爭吵”。

    ????“爭吵”歸“爭吵”,但這種“頭腦風暴”,也使大家對SAGD技術不斷取得新認識。

    ????在一次次碰撞中,風城油田超稠油的油藏條件、物性、黏度,開采理念、方法、配套工藝技術,現場操作方法、實施流程等問題,逐漸清晰起來。

    ????不知不覺,到了2009年3月底,雙水平井循環預熱將滿3個月。參照加拿大的SAGD開發經驗,此時差不多就到了采油階段。

    ????當大家滿懷信心地將試驗井轉入生產采油階段,并等待見油的時候,結果卻讓人大跌眼鏡——采出液都是“泥湯湯”,哪有半點油的影子?

    ????把“泥湯湯”處理后,大家發現含油量很低。

    ????連續一周都是如此,大家的心再次沉到谷底。

    ????此時專家們開始懷疑,相距5米的上下井之間的油層還沒有完全加熱。用專業的話來說就是:雙水平井的上下井之間并沒有充分連通,依靠重力泄油的通道還沒有建立起來。

    ????2020年9月21日,風城油田作業區SAGD一號采油站稠油生產現場,一座座豎式抽油機高高聳立。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于是,這口井又重新被加熱了將近兩個月,一直到2009年5月,重32井區SAGD試驗區第一口生產井才自噴產出了油。

    ????這件事讓孫新革意識到,參照加拿大開發海相均質稠油油藏的SAGD經驗設計的方案,并不適用于風城的陸相非均質超稠油油藏,也說明他們對風城超稠油油藏認識還不深入。

    ????試驗升級,先導試驗再次啟動

    ????由于重32井區先導試驗不斷出現問題,新疆油田公司決策層經過研究討論,決定在更有代表性的重37井區做雙水平井SAGD先導試驗。

    ????相較于重32井區,重37井區先導試驗區的油藏深度更深一些,物性條件更差一些,油層厚度更薄一些,黏度更大一些。

    ????2009年8月14日,新疆油田公司啟動風城油田重37井區SAGD重大開發試驗。

    ????有了重32井區的試驗經驗,重37井區開發試驗方案工藝更加合理,流程更加簡單,同時實現了關鍵設施、設備從依靠外援到自主研發。

    ????按照《重37井區SAGD先導試驗方案》,重37井區先導試驗區部署7對半水平井井組,24口觀察井、2口直井。

    ????為解決油井套管下入困難、采油泵沉沒度不夠等問題,重37井區先導試驗在兩對水平井中采用了“雙水平井+直井”的開采方案,水平井與直井聯通,直井采油定向對穿。在國內,這也是開先河的超稠油開采技術。

    ????從2009年8月14日開鉆至12月中旬建成投產,重37井區SAGD先導試驗區的建產周期僅僅用了122天。

    ????2009年12月24日,風城重37井區SAGD先導試驗舉行了投產儀式。

    ????然而,雖然項目組已經做足了準備,但面對時間緊、零經驗的現實,他們還是遇到了重重困難。

    ????認識不到位就開展基礎地質研究和儲層建模分析;井組連通狀況不好就更換生產管柱結構;為防止過多的熱能被損耗,就進行高低壓交替注汽……同時,大家嚴格遵守現場操作指令,規范錄取各項資料,跟蹤分析生產動態,生產調控規范到位,加強現場管理水平。

    ????在SAGD開發試驗過程中,克拉瑪依石油人深深體會到,必須根據油藏自身的具體特征研究適合自己的操作模式,決不能盲目照搬國外成功模式。

    ????針對雙水平井SAGD采油工程難題,新疆油田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采油研究院、風城油田作業區、CPE新疆設計院和中石油公司勘探開發研究院等單位的科研人員,在重32、重37SAGD試驗區積極開展技術攻關,開展循環預熱工藝、均勻注汽工藝、SAGD大排量舉升工藝、SAGD配套井口工藝、SAGD注采控制工藝、SAGD井下溫壓監測工藝等技術研究與試驗,不斷取得新突破。

    ????他們在與時間賽跑,因為每一天的時間都是寶貴的。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20年9月21日,風城油田作業區稠油生產基地,一名采油工正在井區巡檢。

    ????試驗遇阻,新團隊再迎挑戰

    ????2011年3月,春寒料峭、乍暖還寒,風城油田作業區迎來了新一任經理霍進、新一任黨委書記周光華,這對陸梁油田的老搭檔又一起相聚在風城這片熱土上。

    ????對于稠油開發,霍進再熟悉不過了,他本身就是資深的稠油開發專家。從1990年大學畢業進入重油開發公司到2007年5月以重油開發公司副經理兼總地質師的身份離任,他把最美好的17年青春年華都獻給了克拉瑪依油田的稠油開發事業。

    ????然而,風城SAGD先導試驗的形勢,讓新上任的霍進心情很沉重。

    ????雖然經過兩年多的先導試驗,重32、重37兩個試驗區的多項關鍵技術都取得了突破,但依然存在著致命的問題:一是油層蒸汽腔發育緩慢,產量增長緩慢;二是油層水平段的動用程度差異很大,精細調控技術亟待進一步優化。

    ????多數時候,這兩個試驗區11對半井的日產量都維持在一百一二十噸,離設計日產280噸的規模開發效益相距甚遠。

    ????SAGD項目要不要繼續搞?不管是油田公司的領導和專家,還是現場項目組的人員,大家都感到很疑惑。

    ????然而,根據新疆油田公司規劃,2012年,風城油田必須大規模上產SAGD技術,否則400萬噸產能就要落空了。

    ????“風城SAGD試驗不成功,400萬噸產能就不可能實現,當時我非常愁,壓力非常大?!被暨M說。

    ????把風城油田作業區各個單位調研了一遍之后,霍進對SAGD先導試驗項目作出了3個重要決策:

    ????一是告訴員工必須要堅定信念,相信SAGD項目一定能成功;

    ????二是風城超稠油開發必須用SAGD技術,否則堅決不新建產能;

    ????三是立即成立由霍進擔任組長的作業區SAGD重大開發試驗領導小組,同時組建SAGD重大開發試驗站。

    ????與霍進前后腳進入風城油田的是魏新春、桑林翔,他們兩人此前分別在重油開發公司從事過23年、12年稠油開發相關工作,調到風城油田后分別擔任重大開發試驗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副主任。

    ????SAGD重大開發試驗站成立后,魏新春又擔任站長。桑林翔擔任作業區地質研究所副所長、開發總監。但對于SAGD技術,他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完全“兩眼一抹黑”。

    ????要想繼續做好SAGD先導試驗工作,必須先學習和熟悉SAGD技術。在霍進的要求和指導下,一群年輕的技術人員開始專職大量收集國外有關SAGD的文獻資料,并進行翻譯和整理,然后融會貫通加以消化吸收。

    ????他們夜以繼日地工作,經過幾個月的努力,終于將SAGD的技術、參數、工藝等資料翻譯成厚厚的三大冊。同時,他們還把SAGD的技術規程、操作規程、管理制度等從無到有全部制定了出來,形成另一個完整的SAGD開發操作手冊,為SAGD后期開發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和制度基礎。

    ????但是,多頭管理、隊伍薄弱、稠油開發經驗缺乏等問題仍沒有解決。

    ????作為當時的SAGD重大開發試驗站站長,魏新春遇到的一大難題就是蒸汽保障不足的問題。因為當時為SAGD試驗項目生產蒸汽的供熱站并不歸風城油田作業區管理,而是歸另一個采油廠管理。

    ????“蒸汽鍋爐一天能停10次,根本無法保證蒸汽質量。一旦鍋爐停汽,就需要通過各種方式去協調,特別麻煩?!蔽盒麓赫f。

    ????同時,當時SAGD試驗站的人手也不足,但是干事業又需要人手。

    ????為了解決這些難題,霍進向新疆油田公司申請,將供汽站和重油公司二區整體劃轉到風城油田管理。這個建議很快得到了批準。2011年7月,這兩支隊伍正式劃歸風城油田作業區。

    ????這兩個單位劃歸完畢后,風城油田作業區立即人強馬壯,總人數由六七百人一下子增長到上千人。

    ????蒸汽質量有了保障,生產經驗也有了提高,SAGD井產量也有了一定的增長,但日總產量依然只有一百四五十噸,距離試驗目標差距依然很大。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20年9月27日,重油公司采油作業二區原油生產現場,SAGD技術已經開始在老區稠油的新建產能區塊推廣開來。

    ????認識模糊,低產謎團難破解

    ????2011年5月,桑林翔又擔任SAGD重大試驗項目攻關小組組長,他帶著楊果、劉名兩名年輕的技術員組成了SAGD技術三人攻關組。

    ????此前桑林翔向霍進匯報工作的時候,霍進說了這么一番讓他至今心潮澎湃的話:“我們既然來風城了,而風城產量也要上去,那關鍵技術就不能只依賴別人,風城人必須要掌握風城開發的關鍵技術?!?/p>

    ????這句話讓桑林翔等人倍感壓力,但也勁頭十足。

    ????桑林翔帶著楊果、劉名兩人邊干邊學,邊學邊干,夜以繼日地學習SAGD項目部歷年來做的各種方案,研究SAGD技術理論、生產規律和現場的生產歷史等海量的資料,又帶領攻關組建立了兩個試驗區精細三維地質模型,從而加深了儲層的認識。

    ????按照SAGD技術理論曲線,油井上產初期產量不斷上升,然后有一個很長的穩產期,最后進入減產期。

    ????但桑林翔查閱所有試驗井的單井生產曲線時卻發現,這些井的產量全都是起起落落、上下起伏,很不穩定。他們還發現這些井的調控都特別頻繁,一天調整好多次。為什么會這樣呢?桑林翔始終找不到頭緒。

    ????參加項目組的討論會時,魏新春、桑林翔和一些去過加拿大的專家閑聊時對方提到,加拿大一個年產幾十萬噸的采油廠,一個SAGD采油站只有十幾個人。

    ????這讓桑林翔一下子感覺快要抓住問題的“命門”了,他當時就斷定:像風城SAGD井這種調控頻率,在加拿大無論如何也做不到,而且這么麻煩的事情“老外”肯定也不可能這么干,“一定是我們哪里做錯了?!?/p>

    ????2011年7月的一天,重37先導試驗區106井突然出現“異?!鼻闆r:生產井井口溫度突然下降,產油量突然明顯上升。

    ????項目組人員開會討論后,依然沿用以前的方法進行調控:井口溫度下降,調大油嘴,提高采液量;井口溫度升高,調小油嘴,降低采液量,使井口溫度保持在一個可控范圍內。

    ????但提液后產量反而降下來了。于是,106井再次回到了低產的老路上。

    ????“為什么出現這種現象?”桑林翔詢問其他專家時,對方答復:“這種現象以前就有,可能是泄油不均勻。一股子冷油下來了,采完就沒有了?!?/p>

    ????對于這樣的解釋,桑林翔當時認為是正確的。

    ????4個多月后,桑林翔才恍然大悟:他們錯過了一次摸清楚生產調控原理的絕佳機會。否則,風城油田的SAGD先導試驗就可能提前幾個月宣告成功。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20年4月15日,風城油田作業區稠油生產基地,我市地方油服企業——地質工程公司20008鉆井隊正在鉆井平臺上作業。

    ????自噴存疑,SAGD全井轉抽

    ????在SAGD項目各項工作推進的過程中,霍進很快又發現了另一個令他不能理解的現象:兩個先導試驗區的11對半井組,只有2個井組是機抽井,剩下的都是自噴井。

    ????魏新春和桑林翔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一前一后有兩位外國專家在查看現場的時候,也對此持否定態度。

    ????一位說:“我在國外沒見過SAGD自噴井,這不叫SAGD?!?/p>

    ????另一位也說:“這不是SAGD,轉抽才叫SAGD,必須轉抽?!?/p>

    ????機抽和不機抽到底有什么差別?原因是什么,國外的專家也沒有說。但大家當時都有一個感覺,這可能是提高產量的一個關鍵點。

    ????但是霍進心里卻很清楚:“自噴井靠壓差,消耗的就是注入油層汽腔的能量。如果用抽油機抽,把汽腔的能量節省出來,就可以把更多的能量用來采油?!?/p>

    ????在這個過程中,魏新春、桑林翔等人通過研究生產情況,也發現了自噴井和機抽井的規律:在一定范圍內對自噴井提壓是可以提高產量的,超過一定壓力,注再多的蒸汽都提高不了油量,但是采用機抽就比較穩定可控,產量更高。

    ????于是,霍進果斷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SAGD先導試驗區的油井全部轉抽。

    ????這個決定得到了新疆油田公司決策層和專家的認可。

    ????然而,看似一句簡單的“轉抽”,所需要做的工作量卻是巨大的。

    ????由于當時還處于先導試驗階段,SAGD井的很多指標、參數都無法確定,需要的抽油機、管柱、井口等關鍵設備的型號、規格、性能也無法確定,而市場上的產品種類也都不一樣。

    ????開會討論、論證、請示、確定……這又是一個多月時間。經過緊張的準備,這些基礎而又重要的工作終于準備就緒。

    ????此時,已到了2011年的9月底,SAGD自噴井轉抽工作正式開始。10月初的一天,經過一個星期的施工,第一口轉抽井完成排液工作,第二天進入轉抽,眼看著就要大功告成。

    ????可是,看著天色已晚,又有些冷,很多技術人員嚷嚷著第二天再干,魏新春也沒堅持,大家就收工回去了。

    ????第二天早晨大家來到井上時全都傻眼了:井涼了,幾十米的管柱全被稠油凝固住了,設備無法啟動,轉抽無法繼續。

    ????“如果昨天連續施工干完就好了?!笨粗@種情況,大家很后悔,但是已經晚了,大家只好重新返工。

    ????又經過一星期的施工,這口井的轉抽工作才算結束。

    ????通過這次教訓,魏新春他們也總結出了經驗:要轉抽,必須連續施工,什么時候都不能停。

    ????到11月初,所有SAGD井的轉抽工作結束。

    ????而轉抽的效果也比較明顯,兩個試驗井區日產油逐漸上升到一百七八噸。

    ????背水一戰,不解“密碼”誓不還

    ????轉抽為SAGD井的生產打下了良好基礎,但低產的問題還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根據新疆油田公司的規劃,2012年風城油田就要大規模推廣SAGD技術。

    ????時間一點點臨近,大家的心就一點點揪起來,越來越焦躁不安。

    ????2018年9月10日,風城油田作業區稠油生產區塊產能建設如火如荼。本報通訊員 吳小川 攝

    ????在SAGD調控技術陷入困境之時,霍進一次次鼓勵大家:“我們是在進行世界級先進技術的攻關。這項技術,加拿大搞了15年。遼河油田兩下三上12年??梢哉f,我們風城油田才剛剛開始。超稠油開采是世界級難題,攻關過程中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在所難免。我相信,SAGD技術在國外能夠成功,在中國也能夠成功。遼河能夠成功,風城就一定能夠突破!”

    ????為盡快揭開提高產量的“密碼”,承擔地質研究重任的桑林翔和楊果、劉名三人幾乎把除了睡覺、吃飯的所有時間投入在了工作上,每天工作時長達16個小時以上。

    ????桑林翔早已豁出去了,他跟劉名和楊果說:“搞不成我就不回市區了,你們兩個人每周輪流回市區,留下一個人陪著我就行?!?/p>

    ????事情就是那么不湊巧。2011年9月到12月,桑林翔的妻子到南京市掛職,5歲的女兒只能放到岳父岳母家照顧。此后4個月多時間,桑林翔只和女兒見過3次面。說是見面,也僅僅是看一眼。

    ????有一天,桑林翔白天加完班,晚上去看女兒,可是女兒瞅了他一眼就迅速跑開了,連一聲“爸爸”都沒喊!

    ????那一刻,桑林翔心里很不是滋味兒。

    ????有一次,新疆油田公司機關一個部門讓桑林翔回機關匯報工作,被桑林翔果斷拒絕:“我不回,我死也要死在上面?!?/p>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17年4月30日,風城油田作業區稠油生產基地原有的老式抽油機和新建的新式抽油機正在采油作業。SGAD技術的攻關、試驗和應用,加快了稠油生產老區和上產新區的開發進程。

    ????異常再現,堅持己見找“密鑰”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為了SAGD先導試驗的突破,2011年10月23日,霍進率領魏新春、桑林翔、蔣能記等22位技術人員前往遼河油田考察,對方毫無保留地傳授與講解,給了他們很多啟示。

    ????此后,霍進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SAGD先導試驗技術攻關中。他與專家、技術人員不斷探討,到SAGD先導試驗區與攻關小組的技術人員共同研究實驗中出現的問題。

    ????遼河油田之行,桑林翔也意識到兩地調控技術上的差異,并堅定了他破局的信心。

    ????2011年11月中旬,106井再次出現井口溫度下降、產量提高的“異?!鼻闆r,日產油量從十來噸上升到二十多噸。

    ????桑林翔不太敢相信:“我們認為要么是數據異常,要么是設備原因,可能只是一個很短暫的時間?!?/p>

    ????也有人告訴他,這種情況以前見過,“堅持不了多久?!?/p>

    ????戲劇性的是,此時105井剛轉抽完,井下的測溫裝置出現故障,桑林翔就讓井燜了幾天,才把測試管重新下到井底。

    ????再抽油的時候,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現:105井和106井的狀態一模一樣——井口溫度下降、含油量大幅上升,也就是所謂的“一股子冷油下來了”的現象。

    ????“不對!”桑林翔和楊果、劉名一起討論的時候興奮地說:“這里面肯定有門道。每次油井生產效果變好了我們就按照以前的認識提液,一個星期就恢復原樣了。這么好的效果,我們認識不清楚還不如不動,看看是什么樣子,看看它到底能堅持多久?!?/p>

    ????直覺告訴桑林翔,這次很可能就能找到突破口。他決意不進行任何操作上的調整:“失敗的回頭路不能再走了!”

    ????沒有采取任何調整措施的105井,一下子堅持穩定生產了十幾天。

    ????這種現象讓桑林翔喜出望外,在討論的時候他提出:“也許不調整才是正常的生產狀態。提液了以后會不會沒有了subcool?”

    ????subcool是指生產井井底流壓對應的飽和蒸汽溫度與流體實際溫度的差值。SAGD生產階段操作參數的核心就是汽液界面控制,而汽液界面控制采用的是subcool控制方法。

    ????這時候,桑林翔帶領小組人員就開始著手計算、推算。通過對井下操作壓力、溫度等參數進行比對,他們自己總結了一套計算subcool的觀點——以汽腔供液能力為核心控制產液量。

    ????也就是說,在生產井上面和注汽井下面要形成一個油水混合物的池子,這個池子要達到一定的深度,能堵住所有蒸汽向生產井竄流的通道,建立合適的井下汽液界面,提高整體采油效果。

    ????但要想驗證這種認識,就必須再進行推廣驗證。

    ????桑林翔他們最終決定再把這種方法運用到104井進行驗證。

    ????當時,104井日產液量90噸左右,但含油量只有8噸到10噸。按照桑林翔的方法判斷,這口井發生了嚴重的汽竄,但也有其他專家認為這是正常的。

    ????因此,桑林翔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制定了一個建立汽液界面的方法,主要是先逐步降低注汽井的蒸汽量,再控制生產井的采出液量,監測井下溫度變化。

    ????霍進等領導對這種方法很支持。

    ????日采液量是試探性地緩慢控制降低的。90噸、80噸、70噸……眼看著多日的調整見不到效果,桑林翔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

    ????但霍進沒有任何責怪,反而鼓勵說:“如果找到門道,覺得對,就大膽去試、去調、去干就行?!?/p>

    ????當將日采出液降到40噸以下的時候,過了一兩天,期待已久的變化終于發生了:生產井口溫度開始下降,采出液含水量也跟著下降,油量不斷上升。

    ????再通過調整,等日產液量提高到60噸的時候,產油量上升到15噸,比最初產液量90噸的時候還高。

    ????這意味著,井下汽液界面真正建立起來了!

    ????那一刻,桑林翔他們的心終于放松下來了,幾個月來的陰霾心情一掃而空。

    ????本報首席記者 閔勇 攝 2020年4月15日,風城油田作業區稠油產能建設區塊,我市地方鉆井企業正在鉆井平臺上奮戰。

    ????五點認識,SAGD揚名國內

    ????先導試驗的關鍵難題不斷被攻克,霍進的心里也越來越有底氣。

    ????結合SAGD先導試驗取得的一系列成果和開發特點,霍進總結提出了5點創新性理論認識,對SAGD后來的開發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一是原油黏度不再是影響SAGD開發的主要因素,二是油層內部發育的不連續隔夾層對蒸汽腔的最終形成影響不大,三是SAGD能否成功動態調控是核心,四是持續增汽提液擴腔的思路是正確的,五是SAGD采出液溫度高達180℃是必然結果。

    ????而長期以來,SAGD的傳統理論認為,原油黏度是影響SAGD開發的主要因素,油層內部發育的不連續隔夾層對蒸汽腔的最終形成影響很大,SAGD能否成功不存在動態調控一說,持續增汽提液擴腔的思路是錯誤的,SAGD采出液溫度高達180℃是異?,F象。

    ????這5點認識就像“撥開迷霧見月明”,突破了對SAGD的傳統理論認識,解決了外界對風城SAGD先導試驗長久以來的疑惑,掀開了風城超稠油開發的嶄新篇章。

    ????2011年11月,中石油股份公司副總經理趙政璋來到風城油田考察。當霍進把這5點通俗易懂的認識向趙政璋等領導匯報完畢,他們很震驚:“你們這個認識太好了,水平太高了?!?/p>

    ????“這5點認識,也讓集團公司領導堅定了開發風城超稠油的信心和決心,否則,風城超稠油開發很有可能就停止了?!被暨M說。

    ????一個月后的2011年12月20日,隨著新調控方法的推行,日產油量大幅提高,兩個SAGD先導試驗區日產油突破280噸大關,這是項目組最初提出的產量目標。

    ????SAGD技術取得階段性突破,使新疆油田公司有了為SAGD大規模工業推廣的決心。

    ????2012年,SAGD技術開始大規模應用于風城超稠油開發。風城油田作業區以春季上產大會戰為契機,在重32井區、重1井區、重18井區3個SAGD開發區計劃建產能13.5萬噸,開啟了新一輪產能建設的大幕。

    ????2012年6月28日,重32、重37井區SAGD井日產水平達到325噸,且重32井區SAGD平均單井組日產攀升至45噸,油氣比0.48,超過設計指標。當天下午,風城油田作業區召開SAGD攻關技術總結會。

    ????在這次會議上,霍進首次全面系統總結了SAGD先導試驗形成的8大技術,即“雙水平井設計”“雙水平井鉆、完井”“高壓過熱蒸汽鍋爐應用”“機采系統優化”“循環預熱與生產階段注采井管柱設計”“水平井與觀察井溫壓監測”“高溫產出液集輸處理”“動態調控”。

    ????2012年7月15日,標志著風城油田重1井區開啟產能建設大幕的SAGD試驗區首口生產水平井開鉆。重1井區完鉆控制直井19口,正鉆生產水平井FHW310P一口。重18井區部署的8對SAGD雙水平井及6口控制井已完成交接。這一天,重32井區SAGD已完鉆42口,其中觀察直井19口,水平井23口,正鉆水平井6口。

    ????2012年7月18日,這是一個參與風城SAGD先導試驗的克拉瑪依油田人永遠無法忘記的日子。

    ????為慶祝SAGD開發試驗重大突破,新疆油田公司總經理陳新發帶領三十多位領導、專家來到風城油田作業區,將這個年度的首個總經理嘉獎令給了風城油田作業區,獎金額也是歷次總經理嘉獎中最高的。

    ????總經理嘉獎令寫到:“今年以來,風城油田作業區緊緊圍繞超稠油開發的核心技術,深入研究、精心調控,SAGD開采技術及應用取得重大突破,形成了雙水平井設計、高壓過熱蒸汽鍋爐應用等8大主體技術、發明了21項專利,自主研制了SAGD雙管井口、井口防噴密封裝置等11種設備……充分證明了SAGD技術已具備規?;I推廣應用條件,為風城400萬噸超稠油生產基地建設提供了技術與管理保障……”

    ????陳新發進行了熱情洋溢的講話:“SAGD試驗的階段性突破,使風城稠油處于工業化開采狀態,把幾代石油人的愿望變成了現實?!?/p>

    ????從2012年秋天開始,SAGD先導試驗捷報頻傳:

    ????9月11日,重18井區薄層SAGD試驗井組10口水平井勝利完鉆;

    ????11月1日,完成連續油管、測試管柱入井作業,試驗區地面建設工程告成,投產前的一切準備工作就緒;

    ????11月13日,作業區當年SAGD產能建設最后一口試驗井——FHW3089I完井;

    ????11月21日,自動化升級改造實現突破,SAGD先導試驗區進入了“無線時代”,在重32井區建立的無線通訊基站,實現了重32 井區SAGD數據的統一便捷管理——風城油田即將進入200萬噸年產的新時代!

    ????難題又至,循環預熱再攻關

    ????2012年,SAGD技術在風城進入工業化推廣階段。但是,很多影響產量和效益的因素仍然存在。

    ????其中,循環預熱啟動周期長達3個多月甚至半年的時間以及能耗大的問題,是開發方案中重點提到的。

    ????作為SAGD項目部的技術員,工程技術研究院的年輕科研人員陳森把注意力放在了國外的一家油田。通過查閱相關文獻資料他發現,這個國家有一些SAGD開發項目也存在循環預熱時間過長的問題,且對方正在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希望把3個月的循環預熱時間縮短到1個月甚至20天。

    ????在其中一篇文獻中,一位專家留下了郵箱。陳森通過郵件聯系上這位專家,得知他們曾于2010年做了兩個井的試驗,取得了成功,效果不錯。

    ????通過陳森不斷聯系溝通,新疆油田公司最終把這位專家邀請了過來。經過交流,大家認為這位專家的方法可以解決風城SAGD技術中循環預熱過長的難題。

    ????新疆油田公司決定和對方進行聯合研究,由對方提供技術服務。

    ????2012年6月起,由陳森主持的SAGD開發快速預熱試驗進行了延伸試驗、模擬試驗和直井測試。

    ????這口井,讓陳森和同事們吃了很多苦頭。

    ????雖然戈壁灘上白天最高溫度達四十多攝氏度,但為了精確測量數據,在取巖心的時候,陳森一直在現場盯著。一塊塊巖心取出來的時候,他像拿到寶貝一樣,小心翼翼地將每一塊都包好,并且詳細標記。

    ????由于施工不分晝夜,為了確保測試準備階段不出現問題,陳森像采油工一樣,周一到現場上班,周末才回到市區的家里。

    ????由于住的板房里有縫隙,現場經常刮大風,他的耳朵、頭發里面滿是沙子,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終于,當年12月初,第一口快速啟動現場試驗井在風城重1井區進行試驗,其原理是:往井里注蒸汽前先注水,通過水的沖擊力把儲層里面的小通道打開,改善油藏的孔隙度、滲透性。如此一來,隨后注入的蒸汽就更容易在油層里面擴散波及。

    ????這種方法不但會大幅縮短SAGD井的循環預熱時間,還能提高蒸汽的波及速度、擴大波及體積,并且能加快泄油速度,提高采收率。

    ????2020年9月27日,重油公司采油作業二區稠油老區,立起了一架架新式采油設備。本報記者 戴旭虎攝

    ????然而,四五天之后,現場試驗反映出來的特征、現象、數據和施工的曲線與在國外稠油油藏的差異很大。

    ????那位外國專家也認為,這種方法可能確實不適用。

    ????但是陳森不死心:“風城的超稠油油藏條件我們自己最清楚。雖然油藏條件影響確實很大,但我們還是有辦法克服?!?/p>

    ????隨后,陳森和項目組的同事們抓緊時間分析研究,逐漸找到了影響試驗效果的因素,有針對性地對方案進行了調整和優化,修改了施工方案。

    ????試驗項目再次施工。1個月后,也就是2013年元旦過后,陳森和項目組成員通過壓力、溫度等數據進行分析判定,兩井間已連通,試驗確如預料的一樣達到了預期目標。

    ????他們宣布,第一口井快速預熱試驗獲得成功——以往需要6個月循環預熱才能實現井下連通,現在只需要1個月。

    ????接下來,陳森帶領項目組又在3092井和3094井進行擴大試驗。此時已是2013年的6月份。

    ????但這次試驗喜憂參半——3092井成功,3094井失敗。

    ????讓陳森沒想到的是,3094井的失敗幾乎斷送了整個快速預熱項目。

    ????當時,很多人認為,這個快速預熱技術有重大缺陷。

    ????鑒于此次試驗的不確定性,新疆油田公司決策層對此后的試驗按了“暫停鍵”,要求重點觀察兩口快速預熱成功的油井生產情況和快速預熱試驗失敗井注蒸汽后的生產情況,等解釋清楚失敗的原因后再做決定。

    ????2012年5月23日,風城油田作業區,石油工人在SAGD試驗區作業。(風城油田作業區供圖)

    ????機緣巧合,試驗重啟終成功

    ????對于公司的決定,陳森雖心有不甘,但也能理解:“畢竟,一次試驗的成本、代價都非常大。在有較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貿然繼續試驗,是有很大風險的?!?/p>

    ????如果不是接下來一個機緣巧合的機會,SAGD井快速預熱技術可能就真消亡了,今天可能仍使用過去的老辦法。

    ????陳森和團隊成員一直在找出路。

    ????新疆金戈壁油砂礦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戈壁公司”)由中石油集團公司和我市一家地方企業合資組建。

    ????在3094井試驗失敗之前,已經一年多沒有打油井的金戈壁公司突然決定要打3對井,而方案也正是陳森他們參與設計的。什么時候打井、什么時候投產,他們都知道。

    ????這讓陳森重新看到了希望,他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和金戈壁公司的領導層談了重啟快速預熱試驗的想法和意圖。沒想到,對方很爽快地就同意了:“反正都要試,那就試一試吧?!?/p>

    ????2013年10月到11月,陳森帶著項目組成員在金戈壁公司對第一口井重啟了快速預熱試驗,2014年3月份啟動第二口井的試驗。

    ????結果,進展十分順利,全部達到預期效果!

    ????陳森他們十分激動,迅速將試驗情況向新疆油田公司領導匯報。領導一聽,也非常高興,對他們說:“做了5口井的試驗,成功了4口井,成功率也達到了80%。按照這樣的成功率,是值得去做的。因為節約的蒸汽成本完全可以彌補20%失敗的損失。極個別試驗失敗的井,對大局沒有影響。這是個好事,值得去推廣?!?/p>

    ????這一錘定音,讓陳森的心徹底放下來了。

    ????由此,風城稠油SAGD井快速預熱試驗重新恢復啟動。

    ????2014年,陳森帶著團隊成員在風城對8口井做了快速預熱試驗,全部成功。

    ????此時,他們已經完全實現了技術自主和設備自主,不再依賴外國專家。

    ????從此,快速預熱啟動技術在風城油田全面鋪開。

    ????日漸成熟,SAGD技術建新功

    ????風城的雙水平井SAGD技術,一直在向前不斷突破。

    ????尤其是2012年到2017年,先導試驗成功后,不斷放大到工業化階段,通過一邊建設一邊完善,技術基本定型。

    ????這5年,在風城油田作業區擔任總地質師的孫新革參與了全部過程。

    ????隨著采出程度的不斷提高,一些物性較好的區塊逐漸減少,孫新革帶領風城油田的科研人員開始打破SAGD技術的應用界限,逐步向物性、油藏條件更差的區域推廣。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對SAGD技術不斷進行優化。起初,他們采用蒸汽腔擴容的方式提高采收率,接著又采用直井輔助、水平井輔助、一級分支井、二級分支井等等方式,井網技術、控制技術等都在不斷優化。

    ????目前,風城超稠油已經實現了SAGD管理智能化。通過建立全區精細地質模型、軌跡數據庫、動態數據庫和生產預警系統,將油藏搬到桌面上,實現了SAGD管理重大變革。

    ????在水熱循環方面解決了復雜乳液脫水、水質凈化、污水回用問題,脫水效率同比提高30倍,首次實現了回用稠油采出水產生過熱蒸汽,油田水熱資源綜合利用率由75%提高到90%以上,保障了SAGD年產量100萬噸。

    ????針對稠油生產高溫高壓等特殊安全生產環境,風城油田作業區率先在國內建成了首個稠油物聯網示范基地,改善了工作環境,提高生產效率效益,大幅減少了一線值守人數,減少用工75%以上。

    ????據了解,2017年,風城油田作業區利用SAGD技術開采的超稠油已達到101萬噸,2018年達到102萬噸。預計2025年,將達到200萬噸以上。

    ????與此同時,SAGD也開始逐步走出風城油田。后來,孫新革又主持了一個轉化開采方式的產能建設規劃,規劃建產100萬噸,向新疆油田公司重油開發公司所轄的九7區、九8區、九6區和紅淺1區等老區逐步推廣SAGD技術,通過打水平井加密,把采收率再提高20個百分點。

    ????“通過不懈的攻關,我們掌握、升級了SAGD,解放了風城3.6億噸的超稠油資源,變不可能為可能?!被暨M說。

    ????升級SAGD,形成自主研發的核心技術體系,這對克拉瑪依油田超稠油的開發,無異于一場科技革命。

    ????值得克拉瑪依石油人自豪的是,這場“革命”是由他們迎難而上、百折不撓、獨立自主完成的。

    ????相關說明

    ????1、從1955年10月29日克拉瑪依一號井噴射出工業油流開始,克拉瑪依油田就以新中國第一個大油田的身份名揚全國。后來,由于中石油重組,“新疆油田”又成為正式文件中對“克拉瑪依油田”的稱謂。為了不給讀者造成困惑,本文統一采用“克拉瑪依油田”這個名稱來作為新疆石油管理局、新疆油田公司先后在準噶爾盆地開發的各個油田的總稱。

    ????2、克拉瑪依油田的開發主體由于中石油的重組,名稱也在變化,以前主要是“新疆石油管理局”,現在為“新疆油田公司”。本文中,開發主體在所述年代叫什么名字就用什么名字。

    ????3、文中涉及到的人物的職務,所述新聞事實發生時是什么職務就寫什么職務。

    ????明日請關注克拉瑪依油田稠油開發的奮進歷程系列報道之七:《余熱廢水變為寶經濟環保兩相宜——克拉瑪依油田稠油開發水熱資源高效利用紀實》

    ?

    時間:2020-10-20    來源:克拉瑪依日報
    返回主頁
    一级AA片女人第一次,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蜜芽,女女互摸很爽下面出水小说
  • <noscript id="c6cea"><center id="c6cea"></center></noscript>
  • <bdo id="c6cea"><center id="c6cea"></center></bdo>
  • <table id="c6cea"><noscript id="c6cea"></noscript></table>